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
“计生捆绑”,撕裂教育公平

斯涵涵     来源:光明网     2014年05月17日07:17    字号:T|T

3月3日,开学报名当天,37岁的贵州兴义农民王光荣割腕自杀,因为缴不起4个孩子的22500元的“超生罚款”。近些年来,将计划生育政策与其他政策“捆绑执法”的现象并不罕见,贵州自去年开展“双诚信双承诺”工作以来,这一做法得以强化。被捆绑的不单义务教育,医保报销、结婚登记、身份证明等也包含在内。在王光荣死后第二天,贵州黔西南州明确表态取缔将义务教育与计生政策捆绑执行,但在贵州其他地方,“双诚信双承诺”工作仍在推进。(5月14日大河报)

如果说重男轻女的思想是王光荣家庭贫困的起源,2万余元的超生费则是这个家庭始终无法放下的负重,而4个孩子因此被拒之校园门外,令这个父亲极度绝望、痛不欲生。

尽管小学大门上“要带计生证明、交清罚款”的通知已被撕去,但“捆绑式执法”随处可见——即人们在计生政策上出现违规,办理其他事项将受到限制。这成为近些年计生政策执法的显著变化。从当地兴义政府网站的“教育系统强力推进计生工作”的报道,到贵州自去年开展“双诚信双承诺”工作规程,都将义务教育与计生政策捆绑执行。而据媒体报道,在广州、江西等地,都出现过因无法缴纳“社会抚养费”,学生无法报名上学的情况。计生政策普遍与住房、入学、医保,甚至暂住证绑定执行,在一些地方政府看来,是最好使、最普遍的遏制超生的利器。

其实,当地教育系统对计生单位的要求并不满意,因为他们深知,义务教育也是国家政策,保证适龄儿童上学读书是教育部门的职责,更是《义务教育法》的明确要求。然而,行政权力对教育领域的强硬干涉,对计生工作捆绑式方法的错误倚重,都使得教育部门在公权力的颟顸驱使下,难以说个不字,即便有所不满也只能稍加放松——此前4个孩子入学,均未要求查看“计生证明”,而一旦压力加大,强权挟持了教育公平,教育部门只能唯唯诺诺,“照章办事”。

计生与入学捆绑是教育的耻辱。教育旨在培养独立人格、追求公平、倡导科学的人才。教育公平是社会公平的基石。父亲超生肯定违反国家计生政策,但家长的错误决不能由年幼的孩子承担。家庭贫困已然令孩子困窘,当孩子只是因为没有交清社会抚养费,就上不了学,就输在知识的起跑线上,他们将如何摆脱父亲自杀的阴影、如何获得知识和科学进步台阶,如何挣脱社会底层弱势困厄的命运?

在王光荣死后第二天,黔西南州明确表态取缔将义务教育与计生政策捆绑执行。这是一个“超生父亲”用生命换取的教育公平。然而,在贵州其他地方,“双诚信双承诺”工作仍在推进,在全国其他地区,计生与入学捆绑仍大行其道。 “计生捆绑”不仅违背基本国策的本旨和严肃性,也损害以民为本,依法行政的政府公信,全面叫停“计生捆绑”执法行为已刻不容缓,否则不知道还会不会出现下一个“王光荣”,而我们的社会还要付出怎样的惨重代价?(斯涵涵)

(责任编辑:孙强)
分享文章到:
0